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楼一夜听春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新闻周刊:中国科大,低调的牛校(1)  

2016-07-04 20:56:43|  分类: 自在飞花轻似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国新闻周刊:中国科大,低调的牛校(1) - 小楼一夜听春雨 - 小楼一夜听春雨

何江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一亮相,立即就在中国红了。作为哈佛2016届毕业生的代表,他在致辞中讲述了自己童年时被蜘蛛咬伤的故事。然后,有人发现,他是中国科技大学的毕业生;再然后,才有人注意到,他的导师、哈佛大学物理和化学系双聘教授、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庄小威出身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。

不仅在哈佛,在科技、教育、商业或其他领域,还有很多“牛人”出身于中国科大,却不一定为人所知。这所大学可称得上是一所低调的“牛校”。

全国政协原副主席、中科院院士、生物物理学家、中国科大校友王志珍说:“‘科大现象’值得研究。历史会证明中国科大是一所因创新而存在的大学,她在中国教育史上,她对中国科技的发展起到了什么推动作用,历史会做出正确的评价”。

请看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第762期封面报道——

★ 中国科大:低调的牛校

★ 一所低调大学的“高调”少年班

★ 张亚勤的非典型“科大范儿”

★ “我们刻意做到‘精’”

——专访中国科大校党委常务副书记、副校长窦贤康

中国新闻周刊:中国科大,低调的牛校(1) - 小楼一夜听春雨 - 小楼一夜听春雨

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门(北京玉泉路校区,1958-1970)

中国科大:

这里有安静的书桌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|王珊

本文首发于2016年7月1日总第76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6月17日,合肥。梁菊在等待一个时刻的到来。

她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(简称中国科大)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,今年博士毕业。9点钟是毕业典礼开始的时间。8点不到,她就在大礼堂找了位置坐下,不少家长跟着孩子一起过来,不到1800个座位的大礼堂很快就会没有空位。

梁菊的父母也来了。这是他们第一次到中国科大。10年前,18岁的梁菊是一个人带着行李从广西坐火车来的。“我想让我的父母看看这个他们的女儿待了10年的学校。”

为了毕业典礼,梁菊特意准备了黑裙子、白衬衣和棕色皮鞋。当她套上红色的博士学位服的时候,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脊背,神情也严肃了几分。一会儿,她就要迈上那个一米多高的主席台,接受学校领导或某位学术大牛给她扶正流苏。

6年前本科毕业的时候,她也经历了类似的仪式,不过那个时候小小年纪的她留校硕博连读,对离别并没有太多感受。如今,她确实要离开这所学校了。“科大的环境,以及老师和学生都很单纯,我担心自己到外面不太适应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就在梁菊等待的时候,万立骏也在大礼堂的休息室忙碌着,他的眼前摆放了几条不同颜色的领带。平常的时候,他是个不注重穿着的校长,然而,这次不同,他要精心挑选一条领带,“孩子们要毕业了。”万立骏身高约有一米八,红金两色的学位服穿在他身上,华丽、庄重当中,更多了几分威严。

万立骏走上主席台,“同学们,你们在中国最好的学校接受了高等教育,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,也成为了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员。我衷心希望你们走出校园后依旧能成为你们所在群体中的楷模,做人格健全的社会公民,做有良知、责任和担当的知识分子。”

中国新闻周刊:中国科大,低调的牛校(1) - 小楼一夜听春雨 - 小楼一夜听春雨

中国新闻周刊:中国科大,低调的牛校(1) - 小楼一夜听春雨 - 小楼一夜听春雨

6月17日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举行本科毕业典礼前,毕业生在礼堂前集体合影。图|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 甄宏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