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楼一夜听春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奥数最疯狂?强国靠的都是集训制度  

2015-07-30 23:35:14|  分类: 自在飞花轻似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奥数最疯狂?强国靠的都是集训制度



奥数是一项国际赛事,可中国奥数的名声一直不好,非但不是与国际接轨,反而是中国教育的一个原罪。有篇文章《对比中美日三国奥数的热与冷》里总结说,中国奥数是最疯狂最疲惫,日本奥数是很纯洁很低调,美国奥数是靠兴趣拼综合。果然在某些人眼里,中国货永远像是“后妈生的”。

龙哥是上海人,分别当了多年中美奥数总教头的两位教授:熊斌和冯祖鸣,也都是上海人。熊斌毕业于华东师大数学系,冯祖鸣的父母同样毕业于华东师大数学系,两人私下还是朋友。龙哥自己从小就做熊老师出的题,虽然没参加奥数,但深感对学好数学大有裨益,后来大学也读了数学系。

中国奥数最疯狂?强国靠的都是集训制度 - 小楼一夜听春雨 - 小楼一夜听春雨

冯祖鸣(图)自2003年起任美国国家队总教练,2014年,另一位华裔罗博深正式接棒。

美国奥数这么强,许多人又惊呼第一次听说美国人也玩这个。熊斌教授早说了,中美两国的奥数水平差距不大,美国一直是奥数强国,1994年那一届所有6名选手全部获满分,这也是奥数史上唯一的一次。“排名有先后,但实质并无差别,谁拿第一都很正常”。

当熊老师说无差别的时候,他说的可是体制问题哦。几个奥数大国的竞赛体制颇为相似,中国、美国、俄罗斯、朝鲜、韩国、日本、越南……都有类似的集训制度,“完整的选拔、训练体制,以及国家的投入是奥数良好成绩的保证。有些国家缺乏这样的体制,教练的投入也不够,就很难获得好成绩”。

原来强国都是集训制度这同一个妈生的嘛。

那说好的中国最疯狂呢?美国的奥数比赛比中国多,龙哥不是唬你。

想当年,龙哥高中毕业那会,有位复旦附中的姐姐,去了普林斯顿,很出名。根据她给附中写的信中自述,她参加过美国数学才能测试(这是和AIME美国数学邀请赛齐名的美国数学国家队的选拔赛之一),Harvard-MIT数学邀请赛,据说她还以全美女生第一名的成绩入选美国数学冬令营。龙哥写稿前又问了她美国奥数的情况,她说:“总而言之, 层层选拔,层层培训,和中国一样。”

想进国家队?一般的流程是,先要参加全美数学竞赛(AMC)。过关之后,还要参加美国数学邀请赛(AIME)、美国数学奥林匹克(USAMO)和国家队选拔考试(TST)。

这么多?还没完呢。要知道,光AMC就分成初二以下的AMC8,高一以下的AMC10和高三以下的AMC12。

而在被吐槽热衷考试的中国,奥数主要只有两个层面的考试,即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和中国数学奥林匹克(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),前者的考试要求,仅仅是在全日制中学《数学教学大纲》范围略有延伸和补充,只要是数学学得不错的学生,都可以一试。

媒体喜欢造词语,比如“怪圈”,中国举行点奥数比赛,就变成什么陷入择校升学的怪圈,功利的怪圈,“奥数经济”的怪圈。几年前,连人民日报都曾经连续两天发过评论,《疯狂奥数,为何屡禁不止》、《我们为什么反对“奥数热”》,说奥数如此疯狂,是因为与升学挂钩。

龙哥要说,奥数并不是一种追求个人兴趣的挑战,那样的挑战有没有?有,法国数学家费马提出一个猜想,三百多年里有兴趣的数学家都想攻破这个难题,最后英国数学家安德鲁·怀尔斯证明了“费马大定理”。费马那个年代,数学家都喜欢提出一些问题向其他数学家挑战。

但即使是这种挑战,会不会沾上一点“功利”呢?也会,当然不是说怀尔斯。费马大定理曾有人悬赏10万马克,一战后马克贬值,吸引的人立即减少了。2000年,美国的克雷数学研究所悬赏了七大数学难题,包括2003年被证明的庞加莱猜想,每个都值一百万美元。这样的数学挑战似乎应该很纯洁,可也没见谁批评克雷数学研究所陷入什么怪圈。

当然数学家逼格一直高,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证明庞加莱猜想后,不仅没要那100万美元,连菲尔茨奖都不要了,只不过碰到他这样的隐士,媒体反而忘了扣一项“美丽心灵”的帽子。

奥数是教育,也是选拔,是竞技。最近举行的DOTA2国际邀请赛,奖金超过1亿人民币。连游戏竞技都有奖励,唯独没有奖金的中国奥数陷入了“只看金牌”的怪圈,难道不集训,不选拔,不追求夺冠才是不怪?龙哥不懂。

奥数在竞技层面上没有DOTA好“观赏”,这次美国队首次赢了中国队,才引起轰动,大家一起凑个热闹。在选拔、竞技的层面上,奥数就是功利的,“学而优则赛”,想去美国名校,奥数成绩也可以是资本。别把奥数升华到为人类做贡献的层面,一个简单的竞赛负担不起,不是纯洁不纯洁,根本扯不上社会道德的事。

中国是大国,人才基数大,如果奥数国家队人数不限制6人,中国能拿金牌的人还有很多。熊斌教授说“谁拿第一都很正常”,这才是大国心态。

对奥数的争议,一向又会导致对中国教育的批评。龙哥身在媒体江湖,一直关心国家科教,顺带也说几句。

前面说了,中国的数学大纲,已经接近奥数的要求了,精英教育全民化,让很多人成了陪练,学了许多与自己的“材”不匹配,也不感兴趣的东西。一朝被启蒙,开始追求个性自由,都会批上几句这种集体化教育。但他们之所以有闲暇批这种教育,实际上还要拜中国经济发展快——技术人才多,产业升级快所赐。

在前互联网时代,这确实是个问题,龙哥过去也担心。但在今天,教育大纲对一个现代人接受教育的影响已经很小了,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在信息时代划定人的知识边界与兴趣范围。凡是真的找准自己的目标和志趣的人,都可以避免沦为陪练。

相反,集训生活的种种益处正在缺失。这种生活压抑的不是所谓“个性”,而恰恰是“自我中心”倾向。龙哥的同事,就建议现代父母应该尽早送子女去幼儿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